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草堂》2023年04卷|劍男:群雁飛過(組詩)
來源:《草堂》2023年04卷 | 劍男  2023年05月06日08:34

開滿荷花的湖面

荷花終于開滿了半個湖面

在第五天早上,終于開滿了整個湖面

和葦草、荷花、鳥雀為伴

葦草并非我想象中的腹中空空

荷花也不全是出淤泥不染

早上走在湖邊,一只葦鶯在湖上徘徊

我看見它的悲哀和我一樣

在不停奔波中找不到昨日停駐的地方

我們都羨慕那些低飛蜻蜓

毫不費力就停在它想停的荷尖

不像我出走半生,最終還是回到這里

葦鶯從這朵荷尖到那朵荷尖

最后還是在湖邊的葦尖上停了下來

湖邊有我小時生活過的老家

湖邊葦叢有葦鶯銜草編織成的巢穴

在生命各自經歷的新居和舊寓里,我們

都選擇了好好戀慕自己的故鄉

 

舊時山路

新建的高速公路旁有一條小路

快被草木所掩蓋,像是新路丑陋的陪襯

一條新路偏離舊統,在這個高速奔跑時代

取了捷徑,這似乎讓人歡欣鼓舞

但我還是愿意走在舊時山路上,看著自己

一步一個腳印翻越生活中的崇山峻嶺

 

椴木林和亂石灘

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河谷,石頭疊著石頭

不分高矮胖瘦,我從沒見過

這么多椴木,一株株從亂石中長出

仍然有著旺盛的生命力

河谷不遠處是一座明代書院的遺址

據說是用河谷中的石頭建造的

乾隆年間曾經囚禁過眾多桀驁不馴的書生

如今書院僅存的石頭泛著青光

河谷中的石頭仍裸露著蒼白的身軀

書院中的石頭穿過遙遠的時光像受到教育

椴木在河谷石頭下扎根,仍顯示出

石頭冥頑的本性,有人說和

書院遙遙相望的亂石灘是沿途不甘

命運的石頭投身洪流的結果,這是否也是

一種自我教育:人間從來沒有

石頭自建的集中營,也沒有椴木自織的樊籠

它們不過是我們不測命運的象征

 

天興洲

天興洲是長江中的一座狹長的小島

上面有花草樹木和各種禽鳥

我大學時坐輪渡上去過

那時江水寬闊,天興洲以瘦弱身軀

分開江流,我們都對它

以一己之力砥柱中流充滿敬畏,又

滿懷同情,如今它露出

被江水浸泡過的身子,干瘦、嶙峋

像時光深處生命的褶皺

因此我堅信它一定比江水更早出現

在這里,堅信在江流底部

一定有一條路連著江邊的諶家磯

堅信那時的天興洲并不孤單

也從不曾想過要阻擋浩蕩的江水,它只不過

是因堅守自我而被流水所圍困

 

群雁飛過

大雁出現在瓦棚鎮上空的時候

上街鐵匠鋪里的老年鐵匠夫妻仍然在打鐵

池塘里起魚的男人仍然在起魚

作坊里的女人們仍然在炸麻花和打月餅

只有學堂里留守兒童望著窗外

停下讀書聲,只有那個年輕的女教師走到

窗前,然后又低下頭緩緩背過身去

 

黃昏讀書

一個人從故紙里來到我們中間

在黃昏,加重了舊的痕跡,他帶著故事

但光環是落日加給他的,我們

完善了他故事中空白的部分,同情他的

貧寒身世,苦難童年以及落魄

發奮的中年,承認那個虛構女子是他的

紅顏知己,承認他的世俗和我們一樣

承認他的高潔讓我們望塵莫及

我們像文物修復師,把他模糊了的形象

清晰地還原出來,拂水照花,又

把他塑造成我們渴望見到的樣子,至此

我相信,很多時候我們讀書不是試圖

理解他人,而是為塑造自己

無論用多少文字對自己進行刑訊逼供

我們都無法將他出賣,他在那里

是我們心中的朝陽,但此刻要像落日一樣,承擔

人世悲涼薄暮中虛幻、溫暖的部分

 

走在山中的少年

初秋幕阜山的天空一貧如洗,但

有著夢幻的蔚藍

山中茱萸的果實像涂滿口紅的唇

但還藏在成簇的葉片中

那藏著金子的山坡,還在流水的

空響中把黃昏送遠

那雁群飛過之后,還有一只孤雁

遠遠地落在隊伍后面

那個悲傷的少年走在山中

走到父親墳前,他

流下了眼淚,為他父親的一生

還不如草木一秋,走到

母親墳前他又流下眼淚,為母親的新墳

這么快就被荒草所覆蓋

 

大道和歧途

大道的寬闊端直,是以很多曲折小徑的

消失為代價的,歧路的趣味在于

選擇,在已知和未知之間,它的復雜性

連接著我們的生活。一一“林場

是老瓦山心臟,不止大道,每一條小路

都可以通往那里?!比缃?,通往

林場的路由大道變為小路,空寂無人中

我仍能聽見有腳步在走動,可見

有些東西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只是

并非所有小路都能通往它的中心

為了盡快找尋到父親曾經工作過的地方

我抄一條小路上山,路走到斷頭

也沒有見到林場,只見到一座殘破小廟

在山崖邊臨風而立。山崖下面是

江西,山崖上有一條小路,崎嶇、陡峭

黑山羊走在上面如履平地。都說

所有道路都是人走出來的,其實山中有

人走出的路,也有麂子走出的路

黑山羊走出的路。你站在山崖上面看到

一條旅游公路在群山中一騎絕塵

而父親曾獨守的小木屋卻渺無蹤跡,你

說哪里是大道,哪里又是小徑?一一想想生命的

虛妄無常,世間道路又有多少不是歧途

【劍男,原名盧雄飛,湖北通城人,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開始文學創作,在《人民文學》《詩刊》《十月》《青年文學》《作家》等發表有詩歌、小說、散文及評論,曾獲丁玲文學獎、《芳草》漢語文學獎、漢語詩歌雙年十佳、《長江文藝》雙年文學獎、《新詩選》年度優秀詩歌等,著有《激憤人生》《散頁與斷章》《劍男詩選》《星空和青瓦》?,F在華中師范大學任教?!?/span>

J97久久国产亚洲精品超碰热|91一区二区在线播放|亚洲精品国产午夜电影|国产真人私密毛处按摩视频 亚洲永久精品ww47cos 国产精品一二三区无码 99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7788 久热精品视频第一页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尤 国产精品出租屋系列 国产高清精品福利私拍国产 日韩精品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机热这里只有精品9